主页 > 皇冠网www.76588.com >

上了这么多年学你最终还是变成了复读机

发布日期:2019-08-22 18:56   来源:未知   阅读:

  前两天安徽亳州一中宣传自己学校八名学生放弃清华北大,引起大家广泛的关注和讨论,结果实际情况查清,原来好几个学生的成绩不够TOP2的分数线,怪不得他们集体“放弃”。其实这不单是一个高中的自我炒作宣传,也折射出国人的部分情结。

  长久以来,一种唯学历论的氛围弥漫在我们周围,专科瞧不起技校、本科瞧不起专科、二本瞧不起三本、最终兜兜转转,当大家都以为TOP2就在鄙视链最顶端俯视众生的时候,其实TOP2的学生,并没有什么时间和心力去鄙视别人,他们都在忙着充实自己。

  但很可惜,能在一所像清北那样的顶尖大学当中完善自己,最终与世无争的学子,毕竟是少数,多数人还是义无反顾的加入了这个鄙视螺旋,并且在我们的代际之间,一代又一代的传递下去。一个人有权决定自己上什么学校,走什么样的道路,不应当被裹挟通向唯一目的地。然而对高学历作为学生唯一价值判断的原则,作为一个隐性法则,还继续控制着我们的教育标准。

  福楼拜笔下的包法利夫人之所以迷人,就是因为她有多个层面,生动鲜活。然而我们现代教育却把人变得单薄枯干 / Sellfy

  爱德华·摩根·福斯特有这样一个理论,对于艺术作品中的人物,具有复杂性格多方面饱满立体者被称为圆形人物,所对应的那些特征浅陋,静态片面的人物就是扁形人物。当代教育就旨在制造无数的扁形人物,教育通过统一化,流水线化的工业生产,把学生当做流水线上的工业制成品来培养。

  高等教育在发达国家数百年,在中国也走过了一百年的历程。最开始的古典的,小众的高等教育通过扩招和激励手段,日渐成为了覆盖众多劳动力人口的普惠性教育。高等教育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可避免地基础化,机械化,如同波普艺术的玛丽莲·梦露,存在即是讽刺。

  培养过程当中的机械化也意味着选拔过程的高度机械化。蔡元培力排众议以偏才怪才之格录取数学零分的罗家伦,毕业后的罗家伦历任中央党务学校副主任、清华大学校长、中央政治学校教育长,成为五四运动的重要人物。如果当年北大唯分数论,就没有罗家伦,也就没有清华大学的辉煌成就,没有今日中国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

  蔡元培校长曾说: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然而我们遴选培养语言学家,却用数学作为入学资格的重要参考,唯分数论和粗犷筛分之下,让多少学生的天分被磨灭,被牺牲,是不必讳言的。

  唯分数论下,被一棍子打死的学生不在少数,并非所有人都能被发掘潜能 /TED

  尽管我们能够理解为了教育公平透明所做出的取舍,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种程式化的选拔方案和流水线式的培养过程让教育失去了创造力的土壤。

  只有全才才能够接受优秀教育,这种方式并不合理,相当于扼杀单一创造力人才的成长空间。全球范围的应试教育体制就是一套全球范围的人才扼杀体制。可怖的是这种选拔方式是世界性的,教育学家们将这些惨剧与牺牲视为必要的代价,人力资本理论就是把一个个人当成数字和资源,这显然和教育的精神相去甚远。

  孔子曰:因材施教,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让每个人在个人天赋允许的范围内充分发展,反对用一个僵硬的模式和统一的标准去选中或放弃受教育者,让教育回归人的价值。中国两千年前所提出的素质教育,是未来的唯一解决方案。

  第四次工业革命就在我们眼前,以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为代表技术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会像历史上的三次工业革命一样,从根本上改变社会劳动结构和劳动方式。

  上海通用金桥工厂 这里每天出产80台凯迪拉克,只需要10个工人 /SIMM

  富士康作为中国制造业的代表和缩影,郭台铭曾经在股东会上表示,80%的人工可以被机器人所取代。在上海通用的金桥工厂,只有10名工人管理着共计386台机器人。过去厂房中密密麻麻的人群已经彻底被高效的机器人代替,郭台铭所说的制造业未来正在成为现实,而人事、财务后勤等辅助性职业也必将迎来大规模收缩。

  就连写作这件事情都有了AI技术,Automated Insights的技术可以根据自然语义分析撰写新闻,而今已经进化到自动收集主题信息,组合形成文案的地步。人类写手的优势在数以万计的文章大数据面前岌岌可危,诸如通稿创作等简单重复性的内容创作消失也只是时间问题。

  越来越多的企业证明,简单重复劳动将会在下一个20年内迅速步入技术性事业的阶段,美国大选的摇摆州正是因为机器人化的快速推进,产业工人大量失业,才临阵倒戈将特朗普选上了总统的位置。

  在未来,那些消失的流水线岗位,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性回归,人的价值永远不在简单机械的重复劳作当中,而在于人类不可取代的人格和能力。在日渐多元化的未来,过去那一套以学历为基准的价值评价体系势必有失客观,沦为庸俗和功利。最终,创造力的回归,才能代表人的价值。

  美国人口仅为中国的1/4,能够坐拥今天的世界霸主地位,除了历史积累,也和创新型人才所带来的科技优势息息相关。尽管美国教育存在着阶层割裂等诸多问题,但依旧有可取之处。

  美国的高中教育侧重过程、鼓励学生批判性思考、以及课堂授课形式上面,学校均具有一定的优势,广泛采用论文写作作为评判方式,让学生更具有独立探索的习惯。这可能就是现代教育的出路,普惠性的创造性思维教育。

  当代教育致力于把人培养的方方正正,这是一种工业革命早期的实用主义教育残渣,目的在于培养一个又一个堪用的工程师,在当今社会已经很难说得上是符合潮流。真正的创造,就是在十次错误当中找出一个新解。当教育体制禁止学生犯错,不容许学生犯错,不许犯错也就意味着不许探索,教育的所有内容都像语文阅读题那样固化思路,无非是新式的八股取士,是一种解读方式的霸权主义。

  高考阅读题原作者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意思,现代语文阅读很多是格式化公式化的生搬硬套,根本不能体现艺术欣赏者的再创造,实际上是扼杀创造力。

  真正的教育应当关注学生创新能力的发展,以学生为中心,课内外相结合,科学与人文相结合,教学与研究相结合,发掘学生的主观能动性,而不是让学生从早到晚坐在教室里面,进行为考试而准备的填鸭。

  来自科技与文明的力量将对落后者构成降维打击,蒸汽机所掀起的工业和扩大生产的浪潮让人类迈入了大航海殖民主义时代,非洲亚洲土著居民大批消失在殖民贸易的浪潮之中,数以千万计的土著语言消失,成为了文明的一朵浪花。

  与之类似,在过去的数十年间,我们让学生丢失了创造性,但在即将到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之后的后工业时代,在机器对人类只有创造力不构成优势的前提下,创造性活动是我们的唯一庇护所。

  《三体》有这样一句话:我消灭你,与你无关。以史为鉴,停止创造的民族终将被淘汰,让教育回归创造力,才能终止后工业时代的无名恐慌。90900手机开奖结果